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钟山资讯 > 旅游资讯 > >>返回

【美文】钟山风景区——我的心灵家园

发布: 2021-09-08   浏览次数: 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字号:[ ]

     

      我爱钟山,它承载了我成长的足迹,记录了我太多温馨的回忆,它是我心灵的家园。 

      和许多六十年代生的人一样,我的童年在物质上是匮乏的,甚至是艰难的,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我拥有一个十分快乐的童年。似乎是从我上小学起,爸爸妈妈每年暑假都要带我们到中山陵玩一次。

     记得每次都是妈妈带我们姐弟俩坐公交车到中山陵,爸爸骑着他那廿八吋的二手车来与我们汇合,再一同到灵谷寺。爸爸推着车,弟弟坐在大杠上,我坐在书包架上,妈妈在爸爸的旁边,一家四口走在夏日的小路上。浓密的树阴挡住了太阳炙热的光芒,只在小路上和我们的身上留下斑驳的树影。一路上知了在不知疲倦的鸣唱,弟弟兴奋地揿着车铃铛,我拍着座垫宣泄着内心的喜悦,爸爸妈妈笑着。 

     在灵谷寺我们可以消磨一天的时光。爸爸妈妈在无梁殿宽大的窗台上铺上草席,我和弟弟在空旷的大殿里追逐、叫喊,听一声声幽然传来的回音,辨认纪念碑上阵亡将士的姓名。跑累了、玩饿了就踩着爸爸的自行车,爬上高高的窗台,吃妈妈准备好的干粮和水果。在孩子的眼里,冷烧饼真香啊!西瓜真甜啊!窗台真宽啊!坐在又宽又大的窗台上,阵阵凉风不时吹来,我和弟弟叽叽喳喳问爸爸各种各样的问题,渐渐的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不觉在窗台上睡着了。

     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走到水榭附近,天上突然下起了雷阵雨,豆大的雨点直往身上打。哈哈!终于可以不用打着伞在雨里走了,可以让雨淋在身上了,我和弟弟开心极了。可是,爸爸妈妈随即就拿出了包里的草席,一人拽住一头,撑在头顶上,把我和弟弟夹在中间还不让我们乱动,真没劲!但听着雨点象敲小鼓一样打在草席上,我们又开心了——这把我们从没打过的“大伞”真好玩。直到现在路过那儿我还会不自觉的牵牵嘴角,现在想想仍然觉得挺有趣的,只是当时爸爸妈妈可能有些着急,也有些无奈。这样的郊游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直到爸爸的自行车载不动我和弟弟,并且我们也都无法再抽出一整天时间来玩。

     转眼间,我到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此时的我最爱的是长长的陵园路。不开心的日子里,我会骑车横穿半个南京城,来到这里。那时的陵园路冷清极了,我推着车慢慢地往路的另一端走去,幽长而宽阔的陵园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只有间或的鸟鸣声和高高的梧桐树陪伴着我,这给了我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来想那份沉甸甸的心事,梳理心中的困惑。而当我随着欢快的车铃声从博爱广场沿陵园路一路飞奔而下返程的时候,我知道同时放飞的还有我的心情。我又可以带着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众人面前了。

     后来,我恋爱了,钟山又见证了我的爱情。

     再后来,我成了母亲,而我的父母几经搬迁竟也住到了陵园路旁,从此中山陵离我的生活更近了。这几年陪着父母,带着儿子我走遍了中山陵的角角落落。梅花山、明孝陵、紫霞湖、美龄宫、音乐台、中山墓、藏经楼、水榭、灵谷寺、九层塔又一次记录下了祖孙三代呢喃的话语和儿子天真的欢笑声。当我站在灵谷寺松深阁高高的石阶两边已被磨得光滑发亮的石板旁,看着儿子和别的小朋友争先恐后地跑上、滑下的时候,有一刹那,我竟有些恍惚了,我似乎觉得时光又倒回到从前了,那个拿石板当滑梯,开心地往下滑的孩子,分明就是我自己。我好像又听到了和弟弟嬉戏追逐的笑声。

     南京钟山,它早已融入我的生命,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徜徉其中它总能让我抛开尘世的喧嚣,感到家庭的温馨,熨平我心底的皱褶,它是我心灵的家园。(投稿网友:胡若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