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钟山资讯 > 旅游资讯 > >>返回

梅花山畔的明孝陵守护神之:明代的麒麟是个什么动物?

发布: 2019-02-16   浏览次数:12   字号:[ ]

  麒麟,是一种独角的仁兽,早可追溯至《诗经?周南?麟之趾》,曰:“麟之趾,振振公子。”振振,即形容人忠信仁厚。《春秋公羊传》哀公十四年:“麟者,仁兽也,有王者则至,无王者则不至”,麒麟现,则表明世有仁君,天下太平可见。到了汉代,麒麟俨然已经成了德治来临的同义词。公元前122年,汉武帝行幸长安西边的雍,在祭祀天上五帝时,获得白麟,武帝认为是祥瑞出现,非常高兴,作“白麟之歌”,还将当年定为元狩元年。又专门铸“麟趾金”,用来赏赐给皇室成员或者是有军功的大臣。这种麟趾金在两千多年后从江西南昌的海昏侯墓中破土而出,还曾经引发一时轰动。

  那么,麒麟究竟是一种什么动物?历来的文献都只道是集合了鹿、牛、马、羊等动物不同部位结合而成的神兽形象,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它在现实中究竟是什么。然而这并不影响千百年来,从官方到民间,反复不断的记述,使得麒麟作为一种祥瑞深深根植在传统文化中。唐朝时,政府规定了六十四种大瑞,一旦发现大瑞,地方官员就要立即上奏,文武百官随后要马上向皇帝道贺。当时的大瑞包括麒麟、凤凰、神龟、龙马、白象、玄珪、朱草、神鼎、黄河水清等。其中,麒麟居于首位。

  永乐十二年(1414)农历八月,大明的朝廷接到奏报,榜葛刺(今印度地区)奉表来贺,进贡麒麟及名马万物。这时,明成祖朱棣刚刚取得第二次亲征漠北的胜利,在一片欢腾声中回到北京。对麒麟的到来,整个明廷都兴奋不已。群臣竞相祝贺,认为:陛下圣德广大,被及远夷!对于这样的盛况,仅仅口头称贺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于是,诸多赞美皇帝盛德的诗文图画纷至沓来。见证了这一历史事件的宫廷画师则以妙笔生花画下了这一使得龙颜大悦的神兽,即《瑞应麒麟图》。图中所画,却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长颈鹿。

(图,明人绘《瑞应麒麟图》)

  朱棣的皇位得自靖难之役,这样的祥瑞无疑可以证明其帝位的合法性。因此他超乎常规地重赏了榜葛刺的来使,并在第二年命侯显携皇帝诏书前往榜葛刺赏赐该国国王和王妃。榜葛刺自永乐六年开始向大明进贡,但直到这一次才受到如此隆重的礼遇,甚至得到大明朝的“回礼”,这无疑是“麒麟”之功。

  永乐十三年郑和再次下西洋归来,跟随船队的麻林(今东非地区)使者随郑和向永乐皇帝进贡了“麒麟”。朱棣不仅亲自前去迎接麒麟,百官也全部出动,争相目睹这一吉瑞之兽,连一贯反对下西洋的户部尚书夏元吉也稽首而献《麒麟赋》。大明皇帝喜欢麒麟的消息随着郑和的船队传了出去,在他最后三次下西洋归来的路上,也有中亚国家分别跟随船队进入大明帝国进献麒麟,以追求与大明王朝贸易的巨额利润。这一生活在非洲大陆的动物,看来是因为国人不识,又加上与史籍记载有几分模模糊糊的相似,更重要的是皇帝愿意去相信,便被定性为麒麟了。

  麒麟作为艺术形象,是从先秦时期的墓室石刻开始的,一千多年来,它的面貌都是传说中“麋身牛尾,圆顶一角”,这样的形象,在明初孝陵神道石刻上依然可以清晰辨认。

(图,《明孝陵守护神》绘本中的麒麟)

  到了永乐时期,开始出现了将长颈鹿附会成麒麟这一获得广泛传播和影响力的说法。祝允明在《野记》中记载,正统年间每次燕享,“近陛之东西陈二兽,东称麒麟,身似鹿,颈特长,殆将两丈”。颈长两丈肯定是夸张了,但根据这种描述肯定是长颈鹿。晚明的谢肇淛在《五杂俎》中说:“永乐中曾获麟,命工图画,传赐大臣。余尝于一故家见之。其身全似鹿,但颈特长,可三四尺耳。”

  作为麒麟的长颈鹿还反映在这一时期的官员补服上,1977年,在南京出土了明代徐俌夫妇合葬墓,棺内发掘了两件补服,一为胸背为正方形片金织的麒麟补子服,其形象为长颈,正是典型的长颈鹿。

(图,徐俌墓出土的麒麟补服)

  由明代郑和下西洋引发的将长颈鹿视为麒麟的现象,一直到现代仍时有反映。民国丰子恺的《护生画集》中有一篇“麟在郊野”诗:“有麟有麟在郊野,狼额马蹄善踊跃。不践生草不履虫,虽设武备不侵略。”此外还配有“麟”的插图,丰子恺直呼麒麟的就是一只长颈鹿。启功的现代诗《颈部牵引》中提到“东郊动物园,西偏有鹿苑,麒麟长颈鹿,实同名略变”,虽然全诗是在调侃自己的颈椎病,但不难看出现代学者对于历史上一度将长颈鹿看做麒麟是知晓的。(臧卓美)

 

(图,丰子恺《护生画集》中的“麟”)